他是怎么“被变成坏人的”—可悲的皇帝,杨广


隋炀帝杨广,在历史上被骂着最严重的皇帝,任何不好的,有违伦常的事儿几乎他都干过,杀兄弑父,辱妹淫母,大兴土木,劳民伤财,可谓是罄竹难书,没有比他更坏的皇帝了 。中学历史书上很喜欢把隋朝和秦朝相比,因为都是经历两代皇帝而亡国,又都是因为劳民伤财而引起民变,但是我觉得,秦朝与隋朝根本没有可比性。第一,虽然秦始皇嬴政和隋文帝杨坚都是结束了乱世而建立一个大一统的国家,但是嬴政使用苛政,在刚战乱年代已经凋敝的民生之下而继续劳民伤财,而杨坚则是修生养息,使天下富足,创建“开 皇之治”,据记载,当时隋朝皇家的储备粮可以供天下吃上五六十年,作为“富二代”的胡亥和杨广,能挥霍的资本,是不一样的;第二,胡亥保持他老爹一如既往的苛政的传统 ,思想禁锢,法律严厉。而杨广一上台就颁布诏令,普免天下钱粮,而且之后免了多次,减轻了劳动者的负担;创立科举制度,使普通人有做官,为国效力的机会,做官不再是”官二代“的专利,打破了东汉以来门阀士族对做官的垄断。所以不管是广大的农民平民,还是 有知识的学子,对杨广都是感恩戴德。另外值得一提的是,隋文帝杨坚在晚年的时候其实已经向昏庸慢慢靠近了,因为老了嘛,糊涂了,颁布了一系列严刑峻法,比如老百姓偷一 升米就杀,还有就是屠杀功臣,最有名的就是听信方士的谗言,说”李氏将代天下“,于是就设计杀了成国公李浑。而杨广一上台就将这些严刑峻法统统废除,而且他还做了一件任何皇帝都不敢做的事情,就是把“谋反”大罪的连坐给取消了,“谋反”在古代可是要诛九族的罪啊,杨广就规定,你谋反只杀你一个,与其他人无关,罪不及家人,简直是开创了现代法治思想的萌芽了啊。说到这儿到让人觉得此时的杨广更像另一个皇帝—汉武帝刘彻。很多相像的地方吧,汉武帝之前有”文景之治“,杨广之前有”开皇之治“,;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官员可以从平民甚至家奴里选择,跟科举一个作用;要说大兴土木汉武帝干的也不少啊,还都是为了自己求仙,而杨广大兴土木可不是为自己噢(后面会慢 慢交代),可为什么刘彻流芳百世,杨广则遗臭万年了呢?

再说说大兴土木的事儿,杨广大兴土木主要做了两件事儿,一是营建东都洛阳,二是修通南北大运河,这两件事儿真的劳民伤财吗?没有啊,当时帝国攒了这么多钱当然要花啊, 不花只能放在那发霉啊?而正史上是怎么记载的呢,说是杨广听信术士谗言,说他是木命,要到有水的地方建都城才好,要修好水脉才能治理好天下。这些记载正确与否有待商榷,但是要客观的分析一下,你会发现,杨广这样做完全是有道理,有原因而且是必须的。首先,在隋朝之前,从东汉末年分为三国,到西晋短暂统一,再到分为南北朝再到隋朝统一中国, 这中间中国已经分裂了有四百多年了,一个国家分裂四百多年在精神、文化、生活习惯上已经有很大的差别啦,这时候隋刚刚建立,他在地域上统一了中国,但是在文化上、在精神呢,保证已经统一了吗?其次,要统治这么大一个国家,你没有一个完善的发达的控制机能,在掌控方面没有完善的机制,你无法治理,就在杨广登记之后,他的弟弟在山东起兵谋反,两个月以后杨广才收到消息,虽然之后叛乱被镇压了,但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所以他要营建东都洛阳,跳出之前历代帝王所困的中原地区,要放开视野,加强对东部的控制。修凿大运河就更能理解了,南北之间的分裂是最长的,生活习惯、文化上的差异直到现在都还有,而且杨广是带兵打到江南的,他知道江南的实际情况,那是已经和北方隔阂严重,各种差异巨大,如果不加强对南方的控制,你很难保证在南方不会出现分裂的势力。我们可 以在地图上标记一下,从都城长安到东都洛阳,再到大运河通往南方,可以发现这三者就像一条中枢神经,将整个大帝国由点到线到面的贯穿了起来。如果杨广不做这些举措,不让东西南北有这么紧密的连通,恐怕中国又会陷入分裂之中。

最后再说说个人品德的问题,你看正史会发现,杨广被黑的实在太多太多,而且正史的记载实在是有很多说不过去的矛盾的地方。首先是谋夺太子之位,之前的太子是他的大哥叫 杨勇,杨勇是个花花公子,生活奢靡不说,还喜欢寻花问柳,而他们的老爹是个“吝啬鬼”,说好听点叫节俭,自己又是个“妻管严”,皇后独孤氏又是最见不得男人三妻四妾的 ,所以杨勇的生活作风让二老很不满。反观杨广,据报他吃的是粗茶淡饭,穿的是布衣,老婆就一个,尽管年老色衰了,依旧不纳妾,他可是个皇子噢,史书上给杨广的评价就是,很会装。但是正史上记载的另外两件事情就又说不过去了,一件是独孤皇后去世的时候,所有皇子要守丧,只能吃素食,说杨广命人把肉藏在饭下面,外人看不出来,可问题是杨广就真 馋到这个份上了吗,非要在老娘的葬礼上冒着风险偷偷的吃吗,就不能忍一忍等回去了没人了再吃吗,他不是很能装吗,怎么这么关键的时候就不装了呢?另一件事儿,就是杨坚就快死的时候,杨广来看望父亲, 一看父王的一个妃子,长得很漂亮,就一把上去脱了人家的衣服就把她给办了,而后杨坚发现此事,就要命人改诏书废了杨广的太子之位,杨广看势头不对,先下手为强,把他老父亲给干了,然后登基称帝。还是那句话,不是说杨广很能装吗,平时装了这么久,怎么这么关键的时候就要暴露本性呢?咬咬牙登上皇位想怎么着都行,何必急于这一时呢?更何况,当时杨广的弟弟已经出现要争皇位的迹象,这时候他干这种荒唐事儿,万一被人发现,岂不是把自己也拉入很危险的境地吗?但是史书偏偏就这么写了,很矛盾,很不合情理。(所以大家看史书,尤其是正史,一定多问几个为什么?)

看到这儿各位一定要问了,这杨广不是很好嘛,怎么就成了无道昏君了呢?不错,如果杨广只活到大业五年,也就是征伐高丽之前,那么杨广的的确确是一个有道圣君,如果能像汉武帝打匈奴那样把高丽给拿下,简直就是”千古一帝“了,可偏偏杨广在这个阴沟上翻了船。有人要问了杨广没事儿打什么高丽啊,都不是一个国家的,分明是好大喜功嘛。那你就错了,在隋朝以前,朝鲜半岛一直是中国的领土,直到南北朝,这个地区渐渐独立成国,就像现在的台湾,所以杨广要收回主权,那完全是正确的。所以杨广征天下百万民夫,号称百万大军进攻高丽,至于高丽怎么打的就不说了,总之就是高丽一个弹丸之国,把杨广的百万大军给打败了,杨广一看这个败局,皇帝的面子往哪搁啊,更何况杨广和父亲打天下之前那是所向披靡啊,从无败绩啊,这一仗打的这么惨,不甘心,再召集比上次更大规模的民夫,再打,很不幸,高立国诱敌深入,又把杨广打败了,杨广不甘心,继续向全国征兵征民夫,继续打,高丽一看这样打我们自己也吃不消啊,于是就投降了,但是这个时候已经把大隋朝的经济给拖垮了。于是,问题就出现了,由于过于沉重的徭役和兵役,在田里干活的大部分都成妇女了,粮食欠收,有的地方闹起了饥荒,甚至民变。

为什么杨广这么狠的打高丽呢?话说杨广跟随父亲征天下的时候,其实打的仗很多是没有难度的,尤其是打江南一带,像陈朝最后一任皇帝陈叔宝,杨广兵临城下的时候,他还在和张丽华欢愉,兵士毫无操练,很快就打下来了,所以杨广想有一个真正的敌人满足他的征服感;另外,杨广在征战高丽的时候,各国来使正在京城,什么吐蕃啊,回纥啊,杨广想给他们一个榜样,但凡不听中央的是什么下场,于是杨广一定要打赢高丽,所以他要一而再,再而三的打。可惜啊,统统失败,巨大的失败把杨广的自尊心就算是彻底的被击毁了,而国内的矛盾也越来越激化,越来越严重,什么瓦岗寨、王世充、刘武周几乎都是在这个时候逐渐崛起的,面对这个大烂摊子,原本有着雄心壮志的杨广就开始变的封闭起来,因为没办法解决了嘛,想想他的国号叫做大业,很霸气的国号,也反映杨广要成就一番伟业的决心,但是被折腾成了这样。所以我们看唐朝的史书,你会发现一个很奇怪的现象,就是杨广营建洛阳,造大运河,进攻高丽这些事儿,全都没有算作给杨广的罪行,反而在伦理与道德上给杨广大泼脏水,因为他的举措没有错啊,就是到了唐朝,也攻打高丽,也赞成洛阳为东都,也修缮大运河,你要否定前朝统治的合法性,又找不到前任皇帝政策上的失误,那么你就只有在道德上给他全盘的否定了。而且,李世民和杨广还是表亲,那就是一家人了,那就更不能对隋朝的合法性加以否定,只能对杨广本人否定,而且李世民对杨广还是充满敬意的,所以在唐朝,杨广被黑的还不算多。直到宋朝以后之后的朝代,为了迎合劝谏皇帝莫要荒废朝政的需要,就把杨广塑造成一个很坏很坏的皇帝,就这样,杨广遗臭万年了。

所以当我们回过头再看杨广这个人,你会是什么感觉呢,是觉得他很坏,还是很可怜呢?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阅读
    好看
    已推荐到看一看
    你的朋友可以在“发现”-“看一看”看到你认为好看的文章。
    已取消,“好看”想法已同步删除
    已推荐到看一看 和朋友分享想法
    最多200字,当前共 发送

    已发送

    朋友将在看一看看到

    确定
    分享你的想法...
    取消

    分享想法到看一看

    确定
    最多200字,当前共

    发送中

    网络异常,请稍后重试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网友观点
    支持Markdown和数学公式,公式格式:\\(...\\)或\\[...\\]

    还没有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