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琵琶仙》

姜夔

《吴都赋》云:「户藏烟浦,家具画船」,唯吴兴为然,春游之盛,西湖未能过也。己酉岁,予与萧时父载酒南郭,感遇成歌。双桨来时 ,有人似、旧曲桃根桃叶。歌扇轻约飞花,蛾眉正奇绝。春渐远,汀洲自绿,更添了、几声啼鴂。十里扬州,三生杜牧,前事休说。

又还是、宫烛分烟,奈愁里、匆匆换时节。都把一襟芳思,与空阶榆荚。千万缕、藏鸦细柳,为玉尊、起舞回雪。想见西出阳关,故人初别。

【注】

①姜夔,夔音葵,字尧章,号白石道人,汉族,饶州鄱阳(今江西省鄱阳县)人。南宋文学家、音乐家。

②汀,音听,虽然这个字大家在《岳阳楼记》中“岸芷汀兰”已经见到过了,不过这里主页君还是要特别提醒一下(请叫我窝心的主页君)。

③鴂,音觉,伯劳鸟:“楚、越间声音特异,~舌踔噪,今听之恬然不怪。”

【解】

旧曲,旧指旧游,曲指坊曲。桃叶,晋代王献之妾,桃根是其妹 。献之笃爱桃叶,曾作《桃叶歌》赠之。宋时多用桃叶桃根指称歌女姊妹 。水面上忽来双桨,那画船由远而近,船上之女子,乍一睹之,其容貌竟酷似我旧时相知的坊曲女子。仔细谛视,毕竟不是。这翻蓦然一惊、一喜、复又释然,而又不胜怅惘之感受,尽见于似之一字。

“歌扇轻约飞花,蛾眉正奇绝。”歌扇是歌女手持之团扇 ,可以遮面障羞,上写歌曲之名以备忘。约,掠也,拦也,宋人口语。此处轻约可解为轻接。空中飞花点点,那歌女举起歌扇,轻接飞花,这下可看清了她的真正容颜,真是美艳绝伦。上句笔致旖旎,下句则是重笔。

接着词笔悠悠宕远。“春渐远,汀洲自绿,更添了、几声啼鴂。”此三句一韵,愈添境界悠远、烟水迷离之致 。春意渐远,汀洲已绿,更听得几声凄切的鹈鴂声 。鹈鴂,鸟名,即子规、杜鹃、杜宇、鸣于春暮。古人认为,鴂鴂啼叫,百花就要凋零,更是隐喻美人迟暮之深悲。

有此一层意蕴 ,故直逼出歇拍三句:“十里扬州,三生杜牧 ,前事休说。”上一韵笔致纡徐和缓,至此换为斗硬生新之笔,寸幅之间笔调截然迥异。杜牧《赠别》:“娉娉袅袅十三馀,豆蔻梢头二月初。春风十里扬州路,卷上珠帘总不如。”山谷《广陵早春》:“春风十里珠帘卷,仿佛三生杜牧之 。”三生谓过去、现在、未来三世人生。歇拍化用杜、黄诗句。十里扬州,喻说旧游之美好绮丽。三生杜牧,喻说旧游之恍如隔世,亦暗示着情根之不可断灭。唯其如此,前事休说,蕴含词人无限伤心沉痛。

换头又漾开笔锋写景。“又还是 、宫烛分烟,奈愁里、匆匆换时节 。”此化用韩翃(音同鸿)《寒食》:“春城无处不飞花,寒食东风御柳斜。日暮汉宫传蜡烛,轻烟散入五侯家 。”唐宋有清明日皇宫取新火以赐近臣之习俗。此借喻又当清明时节,风景依然,年华却已暗换。奈愁里、匆匆换时节,语意蕴藉含蓄,既是叹惋现境之春暮,又是悲慨今昔之变迁无限伤昔怀人之情,已是词中暗现。

于是,笔脉又绕回欲休说而不能之旧事。“都把一襟芳思,与空阶榆荚。”此二句化用韩愈《晚春》:“杨花榆荚无才思 ,唯解漫天作雪飞。”又当春归,人不得归,一襟芳思,化为寸灰,又何异于榆荚之尽委空阶。极可注意的是 ,上二韵所化用的二韩之诗,皆含有杨柳之描写。

由此而引出下一韵,实为天然凑泊。“千万缕、藏鸦细柳,为玉尊、起舞回雪。”前句语近清真《渡江云》 :“千万丝、陌头杨柳,渐渐可藏鸦。”玉尊,指酒筵。雪喻柳絮。渐可藏鸦,不由人想起当年别筵,细柳飞舞,飞絮漫天,替人依依惜别。_p.s._主页君注:本词赏析来源于百度(原文赏析为邓小军著)。这里只是很简略地选取了一些难以理解的字词做了一些字面解释,帮助大家简单地把整首词读通。需要进一步了解本词赏析请百度百科“《琵琶行》姜夔”。非常感谢对主页君的支持。

文章来自上外附中汉文化社,百度百科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阅读
    好看
    已推荐到看一看
    你的朋友可以在“发现”-“看一看”看到你认为好看的文章。
    已取消,“好看”想法已同步删除
    已推荐到看一看 和朋友分享想法
    最多200字,当前共 发送

    已发送

    朋友将在看一看看到

    确定
    分享你的想法...
    取消

    分享想法到看一看

    确定
    最多200字,当前共

    发送中

    网络异常,请稍后重试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网友观点
    支持Markdown和数学公式,公式格式:\\(...\\)或\\[...\\]

    还没有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