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思脱了鞋,坐在井沿上甩脚丫。

身边突然钻出来个头,上面长个两个弯弯叉叉的犄角。柳思咧着嘴去拽,那人往后一闪,柳思直直扑进井里,刚想喊就被人抱住了,慢慢又托上井口。

长着犄角的人把柳思又稳稳当当的放在井沿上,露出手臂撑在旁边趴着。

“小孩儿,你怎么到这儿来了。”

柳思想想刚才的事,闹脾气不理他。扭过头去。

那人转到柳思的那边,“小孩儿,你怎么一个人啊。”

柳思又扭过头去。那人勾勾嘴角,“小孩儿,你告诉我我就让你摸摸我的角。”

柳思鼓着腮帮子转过头来,“你才小孩儿,我叫柳思,我都九岁了。”

“哦,柳思啊。我叫墨鲤,叫我墨鲤哥哥就好。”

柳思伸头看了看井下,墨鲤的大半个身子都在井里,黑黢黢的,看不见。

“墨鲤哥哥,你怎么不上来?”

墨鲤歪着头笑着看他,“上来了怕吓着你。”

“我才不会被吓着,我胆子大着呢。”柳思似乎是觉得墨鲤看不起他,又鼓着腮帮子反驳他。墨鲤点点头,伸出手来摸摸柳思的头。“你怎么到这儿来了?”

柳思低低头,有些失落,“爹爹被坏人欺负了,要带我和娘离开京城。”

“你不开心?”

“柳思当然开心,只是原先爹爹院子里有一棵云莲海棠树,说是世间只此一棵,现在走了,娘便再也看不见它开花了,那树上还有我的好朋友呢,连句再见都没说我就这样走了。”柳思越说声音越低。小家伙埋着头。

墨鲤想了想,摸摸柳思的头。“你等等我。”说完转身朝井里,听见微弱的一句噗通声,不一会儿,墨鲤捧着一个小盆上来了,盆里长着一株小苗。

“乖柳思,这是云莲海棠,拿给你娘,你娘一定会开心的。”柳思看看小盆,看看墨鲤,张着嘴笑得露出两瓣小虎牙来,“嗯!”穿着鞋跳下井沿,朝不远处的爹娘跑去,

墨鲤还是趴着井口,看着柳思笑。

柳思要和爹娘接着上路,走之前朝墨鲤挥挥手。

“墨鲤哥哥,我会照顾好云莲海棠的。”

只见井里晃了一下,便又是轻轻的扑通一声。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阅读
    好看
    已推荐到看一看
    你的朋友可以在“发现”-“看一看”看到你认为好看的文章。
    已取消,“好看”想法已同步删除
    已推荐到看一看 和朋友分享想法
    最多200字,当前共 发送

    已发送

    朋友将在看一看看到

    确定
    分享你的想法...
    取消

    分享想法到看一看

    确定
    最多200字,当前共

    发送中

    网络异常,请稍后重试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网友观点
    支持Markdown和数学公式,公式格式:\\(...\\)或\\[...\\]

    还没有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