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氏志怪曰“盧充者,范陽人。家西三十里有崔少府墓。充先冬至一日出家西獵,見一麞,舉弓而射,卽中之。麞倒而復起,充逐之,不覺遠。忽見一里門如府舍,門中一鈴下,有唱家前。充問此何府也?答曰少府府也。我衣惡,那得見貴人?卽有人提襆新衣迎之。充著,盡可體。便進見少府,展姓名,酒灸數行,崔曰 “近得尊府君書,為君索小女婚,故相延耳。卽舉書示充。充父亡時雖小,然已見父手迹。便噓唏無辭,崔卽敕內,令女郎莊嚴,使充就東廓。充至,婦已下車,立席頭共拜。為三日畢,還見崔。崔曰 君可歸亦!女有娠相,生男當以相還,生女當留臾自家。家人相見悲喜推間,知崔是亡人,而入其墓,追以懊惋。居四年,三月三日臨水戲。忽見一犢車,乍浮乍沒。既上岸,充往開車後戶,見崔氏女與三歲男兒共載。充見之,忻然捉其手。女舉手指後車曰 “府君見人。卽見少府,充往問訊,女抱兒還充又與金盌,別,并贈詩曰 煌煌靈芝質,光麗何猗猗!華艷當時顯,嘉異表神奇。含英未及秀。中夏罹霜萎。榮曜長幽滅,世路永無施。不悟陰陽運,哲人忽來儀。會淺離別速,皆由靈與祇。何以贈余親?金盌可遺兒。受恩從此別,斷絕傷肝脾!充取兒,盌及詩,忽不見二車處。將兒還,四坐謂是鬼魅,僉遙唾之,形如故。問兒:“誰是汝父?兒逕就充懷。眾初怪惡,傳省其詩,概然歡死生之玄通也。充詣市賣盌,高舉其價,不欲速售,冀有識者。欻有老婢問充得盌之由,還報其大家,卽女姨也,遣視之,果是。謂充曰:我姨姐崔少府女,家親痛之,贈一金盌著棺中,今視卿盌甚似,得盌本末可得聞不?充以事對。卽詣充家迎兒。兒有崔氏狀,又似充貌。姨曰:“我甥舅三月末間產。父曰:春煗溫也,願休強也。卽字溫休,溫休蓋幽婚也,其兆先彰矣!兒遂成為令器,歷數郡二千石,皆著續。其後生植,爲漢尚書。植子毓,為魏司空。冠蓋相承至今也。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阅读
    好看
    已推荐到看一看
    你的朋友可以在“发现”-“看一看”看到你认为好看的文章。
    已取消,“好看”想法已同步删除
    已推荐到看一看 和朋友分享想法
    最多200字,当前共 发送

    已发送

    朋友将在看一看看到

    确定
    分享你的想法...
    取消

    分享想法到看一看

    确定
    最多200字,当前共

    发送中

    网络异常,请稍后重试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网友观点
    支持Markdown和数学公式,公式格式:\\(...\\)或\\[...\\]

    还没有内容